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母亲的缝纫机

来源:    时间:2017-12-14 11:08    作者:

母亲是个百巧百能的人,她不仅能织布、纺棉、绣花、扎馍盘,还自学了一手裁剪缝纫技术。别看她大字不识,她的裁剪缝纫技术在家乡十里八村可是出了名的。

那年月能买架缝纫机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比现在有辆宝马车都稀罕。邻居闫家有亲戚在内蒙工作,有两张购买缝纫机的票,都转赠给了闫家,闫家因为手头缺钱,母亲便得到了一架,是“熊猫”牌,助力脚踏式。

有了缝纫机,母亲便更忙碌了。东院的婶子今天找她改裤腿,西院的大娘明天找她给孩子缝肚兜;一会儿大嫂找她剪裤子,一会儿李奶奶让她做褂子。母亲有求必应,整天乐呵呵地忙碌着。

更高兴的要数我们兄妹,不是缠着母亲缝花书包,就是要做新衣裳,或者匝鞋垫。书包和鞋垫都是母亲用零零碎碎的各色布头拼凑的,颜色搭配巧妙,花色斑斓,很好看,我们很骄傲,惹得同伴也缠着家人央母亲缝制。

村后大队部有个小卖部,那是公家的供销社,经营锅碗瓢勺、油盐酱醋,和一些生产用品等。供销员姓崔,村民都习惯喊他老崔。他二儿子和我同岁,我认识他,便是因为他常和他妈一起来我家。他妈来我家主要是做衣服、缝补衣服。一来二往,两家便熟悉了,没事时常在一起聊天。崔大娘想认我作干儿子,我父母都没意见,但我听了别扭,也不想沾“商品粮”的光。但逢年过节,崔大娘不是送两盘炮,就是为妹妹送一个小圆镜或者一束花,再不,就送两包白糖。我妈呢,不是给他家扎个馍盘,就是送崔大娘一条自制的棉布花条床单,或者红薯炸果和炒花生,还有一些酱和咸菜等。两家的友谊日益增深。

那一年天气特冷,缝纫机都冻裂了,面板上出现一道道裂纹,母亲心疼得要命,以为是我们用小刀刻画的,审贼似的挨个问遍,左看看右瞧瞧,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不是俺孩子画的!不是俺孩子画的?”

后来,我们都大了,老屋也漏了,二弟夫妻出去打工,让父母给他们看家,母亲便将缝纫机带到二弟家,隔三岔五为侄子侄女缝缝补补。再后来二弟扒掉瓦房盖楼房,缝纫机没处放,被堆到庭院中的柿树下,上面盖了一块塑料布。母亲每看到它,心中都有些不悦,眼中流露出莫名的深情,总说:“它可是咱家的第一功臣啊!一件衣裳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呀!唉,现在可好!”

后来施工队不小心将缝纫机碰散了架,母亲看到它身首异处,难过得不得了,几天没吃好饭,她不无伤感地说:“唉,怎么说毁就毁了呢?你们说说呀……”

王天啸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埇桥区水利兴修掀高潮
  • 大雪时节草莓红
  • “衣”旧情深
  • 博爱扶贫暖人心
  • 又是一年丰收季
  • 初冬时节草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