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老贾的别墅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12-07 11:10    作者:

在一些人眺望诗与远方的时候,我在冥想拥有一套别墅。当然,我的这套别墅,还真的在远方梦想里飘着落不了地。

不过,面对我身边朋友的别墅,心里也有一种满足之情。遇到交往亲密的朋友,我可以去那里喝酒喝茶,甚至住上几天。比如老贾就常常喊我,兄弟啊,我把钥匙给你,闲着也是闲着,你去那里住上几天读读《资治通鉴》。

老贾是真正的富翁,但前不久,老贾又搬回城中心来居住了,是60多个平方的小房子,他把一幢别墅大多数时间里抛在郊外青山绿水里,像一幅名画一样飘在风里,别墅,已经作为老贾的收藏了。

老贾来到我家,主动要求喝二锅头老酒。我说,老贾,还有茅台的。老贾摆摆手说,不用,不用,和你们这些老朋友喝二锅头,我才能回到和你们的过去。老贾和我就着卤猪头肉喝老酒,他还深情地哼唱起了自己改编的歌:“别墅我可以放弃,但朋友我们要在一起……”

老贾这是咋的啦,放下天鹅肉不吃,要来吃野鸭子。那天晚上,老贾酒后才同我谈心,说起他住在别墅里的苦恼和孤独。

前年,老贾在这个城市郊外花了1000多万买了一幢花园别墅,装修豪华气派,古典式家具还有名贵古董。妻子正好也在手机上看见了别墅销售的广告,她晃着手机对正在推敲一个句子的我念叨道,听说老贾住进别墅了。我突然烦躁不已,不要跟我说老贾!

老贾的别墅,我去过两次。绿树婆娑,明亮的山水中似一幅悬挂的风景画。那房子旁有游泳池,家庭电影院,小区还有高尔夫球场,富人们休闲时,弱智一般地把一个球反反复复打进黑洞里。我看见老贾在打球,嫉妒地问,有必要吗?老贾说,就为了流一身汗嘛。我反唇相讥道,老贾,想流汗啊,去乡下担粪种庄稼吧。

第二次是晚上去的贾府,风吹着树,阴森森的,我后背感到有飕飕凉气。在老贾别墅安装的铁门外,一条狼狗突然窜出来,朝我凶猛地咆哮着。老贾穿着睡衣出来了,朝狼狗发火:“他是我的好朋友,你瞎了狗眼啊!”狼狗似乎没有听懂,继续朝我咆哮。

我从老贾家出门时,老贾突然挽留我住在他家。老贾说,老婆到海南旅游去了,他一个人住在这400多个平方的房子里,空空荡荡,到处有风,心里害怕。老贾对我说,你先泡个澡吧。老贾为我亲自调水,拿睡衣,拖鞋,洗发水,他仿佛成了仆人,伺候着我。

半夜了,老贾还在向我诉苦。他说,他平时和老婆各住一层楼,要把房子看住,古董名画那些东西,都是一堆钱啊。常常睡不着,风从各个窗口呼呼呼灌进来。于是,老贾把各个房间的灯光开得大亮。失眠的老贾和写作的我一样,患上了神经衰弱。老贾开始怀念那些住在小房子里呼呼大睡鼾声起伏的日子。

常常是在深夜,老贾想溜出门到街上去吃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想和几个老朋友去大排档上吃一顿老火锅。可别墅离市区有几十公里,开车去找朋友,朋友说,老贾,大家都洗洗睡吧。还有一次,老婆突发高烧,别墅区又没有医院,老贾开车送老婆到市区医院,老婆抱怨说,还是住在老房子里好,离医院近。周末,老贾穿上休闲装,开车到市区采购食品,闻到汽车尾气也感到是那么亲切,看到人流感到是那么暖和。回到别墅,老贾想和老婆享受两人世界的温存美好,可常常是相对无言,静寂无声。

房子太宽了,打扫一次太难,房子里积满了灰尘,冰箱里的海鲜放了大半年也没有心情吃。鲍鱼满满的,朋友们稀落了,孔雀住进了笼子里,疏远了啁啾的鸟雀。

老贾把报纸披在家具上防灰尘,和老婆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回到市区小房子里住。老贾说,现在把别墅当作度假的宾馆了,还是小房子里温暖啊,不再失眠,半夜想吃一碗面,就溜出去吃个舒舒服服。朋友们也来到小房子里,和他喝老酒,诉衷肠。老贾说,郊外那别墅,就当是一张存折吧。

老贾,谢谢你,你让我偶尔抛锚的心理列车,又回到了人间的正轨。

小米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视觉·图片

  • “衣”旧情深
  • 博爱扶贫暖人心
  • 又是一年丰收季
  • 初冬时节草莓红
  • 萧县:手工编织助脱贫
  • 2017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