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开始与终止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10-12 10:32    作者:

现在想来,我和武春燕的交集不多。想不起从什么时候认识的她。会在不多的文学活动中见到她。偶尔地文友相聚一起吃过饭。去一个叫蒿沟的地方赏花,有诗人阿尔,潘广兰。一同去的还有潘广兰老师的一个同事。一次来涉故台。忘了谁打来的电话,说要看看陈胜吴广。我去接他们。之所以说他们,是因为有诗人李晓江,作家孙明华。

她是诗人,写过小说。曾往我的邮箱里发过稿。

我寻找QQ,微信,短信,都是寥寥数语。

虽然交集不多,在宿州文学这个小圈子中,武春燕以她温婉的性格,灵动的才情,端庄大方的外表深得文友的尊重与喜爱。也因此,她的不幸离世使得熟悉她的朋友们倍感痛惜与伤怀。

我是九月十二日的上午知道她住院的。她的同事史鹏是我朋友。史鹏说武春燕脑溢血住院一个星期了。

脑溢血,昏迷,一周。

我默想在讯息如此便捷发达的今天,为什么我才得到消息。

我给诗人阿尔说了,这是关于武春燕住院和离世期间,我打出去的唯一一个有关她的电话。我不知道在宿州市,在这个文学圈子里她和谁来往的会多一些。她如果不写诗歌,像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隔些日子会给我发一篇她的小说稿。她在小说里会塑造衣袂翩翩的侠女形象,故事也写得唯美纯净,就文字的纯洁性和故事情节的铺展与结局来看,武春燕完全生活在她自己的理想国度里。她的小说就是她自己的世界。我也因此认为,生活中的武春燕也是独来独往,就像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这些人中间,又像现在,无声无息地抽身而去。

阿尔正忙于装修他的房子,一个人在装修新房的时候,内心里一定是有着对未来时光的美好憧憬,尤其是对一个诗人而言。也或许,一座房子的装修过程,也是诗人的思想正在对多维空间的探寻与追问的过程。是我的一个电话把诗人拉回到了现实生活。

显然,阿尔对武春燕生病住院一无所知。

我要他去问一下武春燕的最新状况,我说武春燕的病情在稍有好转的情况下,我们去看看她。

阿尔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能听到阿尔电话里的呼吸。

我把电话挂了。

在《安徽文学》杂志上发完一个短篇小说之后,武春燕似乎不再写小说,她的诗歌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诗歌平台。诗歌,是武春燕对自己另外一种才华的发现。我不是诗人,诗歌读得不多。以我对诗歌有限的理解,诗歌应该是一个诗人表达内心世界和思想情感的出口。尽管不同的诗人有不一样的表现手法,隐晦,暗示,印象,魔幻。不论诗人以何种方式表现出来,他内心的真实都暗藏在文字里。

武春燕发现了诗歌,并开掘出一条通途,把自己内心构建的世界通过诗歌呈现出来。

在武春燕去世后,宿州文友大量转发了她的诗作。我没想到武春燕写了这么多的诗,我一篇一篇地去读。那些暗含隐忍的诗句在此刻字字戳心。我在和一个外地诗人就武春燕的诗歌交换我们的看法时,我说武春燕的大多数诗作都隐含着对现实生活中残忍一面的痛诉与妥协,这是诗人内心的挣扎与纠缠。对方说,她用诗歌的利刃砍伤了自己。

武春燕在她的诗句里依然有着她生活语言的特点。那些语句精短,仿佛是我们坐在饭桌上七嘴八舌之后,她端坐一处,微笑着,轻轻说出一字,两字,三五字。总之很简短。简短的几个字,是对某件事,某个笑话的总结,释义,补充和点缀,充满灵性和智慧。

也只能在她的诗歌里去感受了。

九月十八日,我在萧县,潘广兰打来电话,她是据说,让我去询问。电话还没有打出去,阿尔已经在朋友圈发出了消息。武春燕真的走了。

文字写到这里,我和阿尔做了交流。

阿尔说,她的文字才刚刚开始就终止了。

这是一个诗人对另外一个诗人不幸离去后的痛挽之情的表达。

现在,我还用诗人的这句话来结束我对另外一个诗人的怀念。

开始,或者还不够炫目,但是,天空中已经留下了飞翔的划痕!

韩旭东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大型原创扶贫剧《春风化雨》今首演
  • 砀山:酥梨丰收引来“自采客”
  • 宝马良驹梨都巡游
  • 拂晓公益广告·文明礼让 畅行天下
  • 拂晓公益广告·倡导绿色出行 提倡文明旅行
  • 拂晓公益广告·珍爱世界遗产 共创文明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