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雨天雨事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9-07 10:53    作者:

小时候,听大人说起下雨这件事,语气总是有些特别。

下雨路滑,碰上雨天,母亲总不忘叮嘱我两句走路小心。如果赶上周末,她可能更郁闷一些,因为洗的衣服晾不干,也不能约朋友出门逛街。父亲喜欢雨天,雨滴答滴答落在雨棚上,流出一串淅淅沥沥的乐曲。不知怎么,他睡觉很轻——屋里声音大了,会醒;偶尔一束光扫过,会醒。独独雨天,父亲睡得很实。

外公外婆也喜欢雨天。因为天气的原因,不用下地干活,不用顶着烈日在田里忙活,这是老天爷的恩赐。借此机会,外婆得闲做一些讲究一点的吃食,比如做一顿油渣饼,炒两个菜。外公可能会喝两口,不是什么好酒,村口打的那种散酒。用筷子蘸一点,抹在舅舅的唇上,看他龇牙咧嘴的喊辣。外公抚掌大笑,外婆摩挲着围裙,嗔怪着抽他一下,再给儿子夹口菜。吃完饭,外婆忙着收拾残局。饭桌又成了课桌,几个孩子围坐在一起,就着煤油灯昏暗的灯光,抓紧时间做作业。

烟雨蒙蒙,一家人情意浓浓。尽管改善伙食的机会不多,舒舒服服在家里躺一天,陪家人说说话,打发一下时间,也是很惬意的。

不过,阴天下雨也给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稻草淋湿了,赶上做饭,炉膛里莫名浮出很多白烟,呛得大人孩子滴泪横流。大姨和母亲经常搭配烧锅,大姨切菜、炒菜,母亲添柴火、鼓风箱。一顿饭做下来,母亲呛得直哭。

“凤儿,你咋啦?”看着妹妹哭了,大姨关切地问道。

“姐,眼疼……”母亲站起来,用手拂泪。

大姨拨开她的手,小心给母亲吹眼睛。

雨大的时候,屋也容易漏。经常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找个小盆,放在滴水的地方,不一会儿就接满了。儿时的我,很喜欢蹲在屋檐下看滴水,一滴、两滴、三滴……盆里水花跃动,泛着涟漪,可以一直从雨天看到晴天。

八月下旬,一场秋雨不期而至,雨势很大,一直从下午持续到晚上,到了下班也没有要停的意思。朋友圈里一阵一阵的抱怨,哪儿哪儿又堵了,哪儿哪儿车又陷了。索性放下手机,等雨停再走。

读书是挺好的消遣,趁着下雨的时间,把先前看过的书再刷一遍。其实吧,闲暇是个顶奇怪的玩意儿。没有它的时候,心心念念。可一旦它来到身边,却又想办法打发它、消磨它。打发不掉的闲暇,好比摆脱不了的忙碌,更折磨人。

正因为如此,当有大把的闲暇唾手可得的时候,人们往往会追求诗和远方,比如旅行、比如读书,比如发呆,总之要让自己忙碌起来。我更喜欢忙里偷闲,或者时闲时忙。与其说闲暇是个奇怪的玩意儿,不如说人是个奇怪的玩意儿。对比闲暇前后的矛盾态度,不得不说,很多烦恼都是自找的。

阴天下雨,难得的闲暇,靠着新换的座椅,徜徉在文字的海洋里。恍然之间,有一种拥有全世界的错觉。夜幕降临,雨停了,路上的车依旧很多,只不过不像先前那样堵了。

敲下这些文字,忽然觉得有些遗憾,竟然没有好好欣赏那时的雨。倚窗远眺,天地间雨丝密布,那山,那树,那湖,该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又觉得还好没有多此一举,观雨不仅需要某种心境,还需要情先景至。

南宋陈与义所著《简斋集》有一篇《观雨》:

山客龙钟不解耕,开轩危坐看阴晴。

前江后岭通云气,万壑千林送雨声。

海压竹枝低复举,风吹山角晦还明。

不嫌屋漏无乾处,正要群龙洗甲兵。

表面是观雨,实际表达了诗人对动荡时局的关注——一场雨翩然而至,诗人的思绪也随着雨丝纷飞。好似生活,有顺境,有逆境,有忙得半死的时候,也有闲到发慌的时候,有晴空万里的日子,也有阴天下雨的日子。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遇到哪些人、要做哪些事,很多时候是难以预测的,也是无法掌握的。然而,事情怎么做,日子怎么过,这方面的选择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注定要老去,何不开心快乐。注定要死去,何不精彩一把。然而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晏铭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王亚东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砀山:5万名学生吃上“营养餐”
  • 塞罕坝公益广告(05)
  • 塞罕坝公益广告(04)
  • 开学第一课 文明在心中
  • 塞罕坝公益广告(03)
  • 《少年闵子骞》带妆彩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