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故乡行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8-31 16:52    作者:

冯子豪

在城里过腻的人们,总想到农村转一转,换一换新鲜空气,找一找农民的感觉,便是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在城里生活了30多年后,也想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看。

记忆中村子很小,只有50多户人家,村子的东、西两面是个连在一起的大梨园。梨树很高,果实酸中带甜,尤其是大金梨,八月十五后摘下,在麦囤里一捂,十几天后,香气满屋。北面、西面是面积很大的芦苇荡,芦苇荡里逮苇莺,是我的拿手好戏。村里有50多处茅草房,东倒西歪的,房子的顶部及墙上长满了年深日久的青苔,斑驳陆离的,有种古老的苍凉感。有的还称不起茅草房,因为他连最起码的土垃墙都没有,四下用棍棒顶着,中间是秫秸夹的墙。我家算是好的,有四间麦草苫的东屋,三间山荭草苫的南屋。隔壁二叔家住的最差,戏称“鸭圈”。因为它是个看瓜用的茅草庵。冬季里最热闹的地方是生产队的牛屋,里面放满了麦穰。家里没有铺盖的人们,大都集结在这里,他们把麦穰扒个坑,和衣钻进去,把头露出来,这就是所谓的“钻草屋”。第二天醒来,眼睛是睁不开的,必须用唾液湿两到三次,因为上下眼皮被眼屎紧紧粘住。虱子是最常见的,只要你伸手在裤腰里摸一把,就能抓到,用头发丝拴虱子是二叔的绝活,他可把几个虱子拴在同一根头发丝上。

我生活过的村叫“破楼框子”,究其原因是庄里有个楼框子,过去地主盖的,不知什么原因楼没盖起来,地主就搬走了,后来就只有楼框子。风雨侵蚀,楼框子破落起来,村里人穷,没文化,便以破楼框子给村命名。

“破楼框子到了,请下车!”随着售票员的喊声,我下了车,眼前是条笔直的乡村道路,两边栽满了杨树,路西有块石碑,上写“文明村”。我疑心找错了地方,但儿时印象告诉我,这儿的确是我儿时的村庄。

满眼的青砖红瓦,绿柳青杨,哪里还有我记忆的影子。村东头,一只着装华美的公鸡高傲地站在石头上,像是宾馆的服务礼仪。一老者悠闲地躺在藤椅上听耳机,犹如传说中的太上老君。走上前想问个路,不料他一眼就认出我来,他就是我30年前的邻居二叔。

“快屋里坐!屋里坐。”二叔热情地说。

这是四间三层小楼,三间东屋作偏房的小院,院里爬满了葡萄,一株老桂树尤其显眼。一楼客厅靠墙冲门,放一张条形古铜色的书案,书案的上方是一幅四尺山水画,两边配着著名书法家写的对联。案下是方桌,旁边是饮水机。二叔给我泡了杯茶,他看起来比30年前还精神:留着平头,剃了须,浑身上下一套崭新的软缎唐装。

“二叔,咱们原来的村子呢?”

“什么村子,这不就是吗?”

“我说的是30年前的那个。”

“噢,老黄历了,早扒啦,我看着那个熊地方就烦。”

“二叔,您现在发了?”

“这算个熊!西村都盖高楼了。”

“那咱们破楼框子也打算盖高楼?”

“什么破楼框子!咱现在是文明村!这是县委书记扶贫时给咱们村起的名。枉你识文写字的,你没看村头的碑吗?”

“那么,村里的人呢?”

“噢,你不说我到忘了。”二叔的脸笑成一朵花,看他那高兴的劲,不亚于十几岁的孩子,“他们有的打工去了,到广州、北京、上海;有的进了咱们村的饲养场、板厂、面粉厂。打工的正月初六走,麦季回来,家里的活全交给我们这些老家伙了。”他掰着指头说:“以前咱们老想着城里,认为城里这好那好,你看现在,咱们村有了养老院、图书室、幼儿园……种田不纳税,上学不掏钱,城里又能比咱强多少?”

看着二叔那乐哉悠哉的样子,我感慨颇多,本是满怀希望寻旧来的,想从村中找点过去的旧玩意。然而,我白费了,就连二叔这样的老顽固也新潮得让人吃惊,何况年轻人呢?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塞罕坝公益广告(02)
  • 精选农机迎“三秋”
  • 塞罕坝公益广告(01)
  • 金婚老人庆“七夕”
  • 处暑农忙
  • 萧县“添园增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