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淘“宝”之乐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7-27 17:01    作者:

李雪英

小时候的冬天格外冷。早晨起床后,母亲经常会把我安放在灶口跟前的的柴禾堆里,然后就忙着烧火做饭。或许,母亲认为那里才是最温暖的地方,因为依偎着母亲,看着灶膛里的火苗,我很快觉得全身暖和起来。灶台紧挨着泥土墙,墙面上有一块青花的瓷片,我经常会用手指在那瓷片上划来划去,终于有一天,那不规则的小瓷片被我抠了下来。母亲说那是一个“烂碗碴子”,可我还是装在口袋里,玩了很久也不舍得丢弃。我喜欢这种有质感的东西。

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直到现在,我一直爱拾荒,说“拾荒”似乎文雅了点,也不太准确,其实,就是喜欢捡破烂。这一点和母亲出奇地相似又大不相同。母亲喜欢捡拾别人家收获后丢弃或散落的庄稼,比如太小的胡萝卜、太小的玉米穗,甚至田间地头撒落的豆粒……母亲捡拾到的这些东西,最后都变成了我们口中的美食。而我捡拾的却是墙根老院里的烂瓦罐、酒瓶子,或是一块形状怪异的小石头等。母亲捡的中吃不中看,我捡的中看不中吃。

我的捡拾不是刻意的,而是随缘,遇到了便收入囊中。由于多年来的坚持不懈,收获也算丰富,墙角、阳台、窗台,甚至床边,几乎都摆放着我收集来的“宝贝”,比如带有四只耳朵的油罐子、用了几代人的菜坛子、手工编制的竹子条蓝……家里快成了“博物馆”了。我最喜欢那些原始的古朴的手工制品,看起来让人觉得亲切温暖,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代,又看到了当年父亲母亲劳作的身影。

前不久,为了让我帮着大嫂腌菜,大哥告诉我他家里有一个“钏”。什么是“钏”?大哥告诉我就是小型的“缸”。心里不禁窃喜,因为我知道,明年开春后,我的阳台上将有一“钏”的鱼儿在嬉戏。

平时也去店铺淘,淘的最多的是粗陶和紫砂。原生态的粗陶能让浮躁的心安静下来,紫砂上的一朵梅、一支莲、一叶兰总让人爱不释手。我对那只紫砂西施壶,珍爱有加,虽然还没养出“包浆”,但温软在手,不似玉又有什么关系呢?

记得有一次去花店,看到一个断把手的样品瓶,如断臂的维纳斯透着一种残缺的美。我怦然心动,欢喜不已,很快和店主谈妥价格,小心包好,带回家去。估计那店主一定会认为我脑袋出了问题。

与女儿去街头散步,看到一家就要倒闭的灯具店,店门口赫然立着两个带有缠枝莲的青花梅瓶,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因为没做任何购物的准备,我们就每人抱着一个瓶子往家赶。女儿一路上喋喋不休,埋怨我让她抱着一个“菜坛子”招摇过市。

一直都想淘一个舂米的石臼来,然后在里面栽上一簇菖蒲,闲暇时坐下来静静欣赏,想象着那肌理分明中蕴含着的光阴的故事。只是我知道,即便淘到了,如果搬到居住的三楼,那定是颇为费力的事了。

许多旧家什或老物件,或许在别人眼中永远都是无所谓的东西,但在我看来,它们同样富有生命的灵性,尽管默不作声,却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诉说着,美丽着。这一点又和我们人不一样,人总会有容颜老去、生命终止的那一天,而器物不怕,它们可能越老越有风骨、越老越有价值呢。

曾有朋友笑着调侃,说我在捡拾着历史的痕迹,捡拾着岁月的记忆。而我根本没想那么多,只想在这淘淘捡捡的路上,享受着独有的乐趣,甚至有点乐此不疲了。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宿州大道花开景美
  • 高温下的坚守
  • 宿州城区小学招生工作全面启动
  • 暑期学子参与社会实践
  • 宿城新汴河北堤景观大道引河桥建设快速推进
  • 砀山县:特种养殖助脱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