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逛书摊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7-14 11:02    作者:

张升平

读书人大多喜欢进书店、逛书摊,我不算是一个纯粹的读书人,但对书的喜欢是不打半点折扣的。

市里虽有几家书店,但那书的价格高得让人咋舌,所以旧书摊就成我的最爱了。有数不清的作家、学者写过逛书摊的文字,这个话题之所以让人津津乐道,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它没有门槛。我上高中时,镇里有一家书店,书店的经理姓许,五十多岁的样子,长得白白胖胖。那时,小镇里就这一家书店,许经理又天生的一副倨傲的个性,我每一次去书店总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稍不留意,或者是你在他店里吃东西,或者是你只问价不买书,或者你旁若无人地大声说话,就会被那许经理穷凶极恶地推出门外,给你一个大大的尴尬。旧书摊让人体会到了平等,你可以蹲在书摊前自由地翻捡着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那书摊的主人,没有许经理的冷脸,只有家人般的热情。

书摊让人喜欢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它的丰富。当然,哪怕再大的书摊也不会有新华书店里书籍数量,我这里说的丰富,是指书摊里书籍的品种的多样、学科的芜杂。在这里,有可能找到你搜寻已久的爱情诗集;也可能有你一直钟情的过期杂志;更有可能有你爱不释手的名人字帖。你只要耐着性子在书摊里细挑慢捡,它就不会让你失望!

书摊里商品价格便宜,可以说是它经久不衰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几年前,在宿州市区有三五处旧书摊,后来也不知道是摊主不善经营,入不敷出自己退出了,还是市政部门认为在公众场地摆摊设点影响市容、有碍观瞻而被取缔了。如今,偌大的一个城市,竟无从找寻旧书的足迹。

一天,欣赏一个好友的博客,其中有一篇写到他在武夷商城一个旧书摊的购书经历。我才知道,在一个我不熟悉的地方,仍有一缕书香袅娜在现代化都市的上空,只是我没有发现它而已。

一个周末,我终于找到了那一个书摊。

书摊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个子不高,下巴上有一撮胡须,态度很温和。书摊沿着一个墙角摆放,所以整个摊位呈一个曲尺形模样。从北而南,依次为书法、文学、社科等几类图书,东西方向摆满的都是往期的杂志。

那天,适逢初夏,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天气好,我的心情也好。

古人把选书叫做“淘书”。我觉得造这一个词的人肯定是一个聪明的读书人。那么多的书籍,你慢慢地筛选,可不就是淘吗!经过一个多小时精心地选择反复比较,最后我把目光定焦在一套“丛书”上。此套书由《魅力埇桥》、《解读埇桥》、《风情埇桥》、《话说埇桥》、《崛起埇桥》五卷组成。这套丛书,用编者之一侯四明老师的话说,就是或以大散文手法,以纪实的形式,用饱含激情的笔触和视角,向我们生动地叙说着古往今昔的故事。采撷了埇桥史上一朵朵文明的浪花,聚敛了埇桥先民留存的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文学性、厚重的历史性、鲜活的地域性、独特的时代性!

另外,我还看中了百花文艺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发行的一套丛书《百花散文书系当代部分》,只可惜我只有《魏巍散文选集》、《吴伯萧散文选集》两本。即使这样,我还是很高兴,魏巍、吴伯萧是我崇拜的两位作家,魏巍先生的《我的老师》、《依依惜别的深情》;吴伯萧先生的《记一辆纺车》、《菜园小记》早已成为我记忆深处的文学珍宝,时时想起,久久回味。

真的感谢我的那位好朋友,不是他,我哪里知道武夷商城里还有这样一个美丽所在呀!

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一处书摊,肯定是我周末最喜去的地方。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入伏保电第一战
  • “三伏天”来了
  • 家庭医生上门服务
  • 农民田管忙
  • 飞机喷药防害虫
  • 全民健身庆“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