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新闻网 > 百姓博事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57—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

蔬菜家常

来源:拂晓新闻网--皖北晨刊    时间:2017-07-14 11:02    作者:

刘艳萍

皖北人家,经常管所有的蔬菜都叫青菜。比如,说那什么营生,盈利够吃青菜的。这青菜,即指荤腥之外的家常蔬菜,就像白菜萝卜之类。

我因了故乡的这个习惯,刚到南方,颇有些转不过来。江南的青菜,是名副其实的青菜,青翠的茎,青青的叶,并且有大青菜和小青菜之别。经了霜的大青菜、刚长出不久的鸡毛小青菜,颇得江南人爱。

除了大小青菜之外,江南有特色的绿叶菜,还有秧草、红花郎、豌豆苗、马兰头。

秧草,我在故乡时没有吃过,不知道现在菜场有没有的卖。第一次吃秧草,是在张家港同学家。同学的父亲,是种菜的好把式,为了保证秧草新鲜,他半夜去地里割秧草,装好后即赶去杨舍早市。同学父亲菜筐里的秧草,带着露珠,带着新鲜的草香。同学习惯称秧草为草头,这名字我也喜欢。草头,又普通又家常,草头蔬菜,端上桌,给人的就是一份家常的安心。草头,若是在我的私人词典里置换,相当于故乡的萝卜白菜,可繁可简,可荤可素,清炒可以,烧河豚也不算高攀。如此说来,秧草,草头,就像个宜其室家的有内涵的乡下丫头,耐得住清寒,也享得了富贵。

红花郎,在江南的乡下很多,多到让人不屑于食用。只是,学名为“紫云英”的红花郎,你若是采了嫩嫩的茎和叶来清炒,是很素很雅的,譬如一首小令,灵得很。江南童谣里有一首说:“红花郎郎遍地开,外甥要到舅家来,吃的啥个菜,蚌肉炒青菜,哎呦哎,鲜得来,牙齿豁了个半爿开……”作为一个客居江南十五年的移民,我已经能够摸得到这童谣里的普通民生,红花郎郎遍地花开如锦绣地毯,风暖春摇,生活和乐,乡下野河里捞起的河蚌、螺丝就是荤,田间地头随手拔起的青菜、红花就是菜,而这样的日子,就是好日子,江南一点来说,叫好年节。

关于豌豆苗,老家人喜食豌豆胜过豌豆苗,而江南人则大多吃豌豆苗,结出的豌豆倒成多余。我就曾经在吃过江阴的豌豆苗后,接着吃老家快递来的青豌豆粒。《诗经》里说的“采薇”,这个“薇”,就是豌豆苗。大约,那个阴雨霏霏雪花纷纷的寒冬,那解甲退役的征夫是个南方人吧,他在踽踽独行的返乡途中,想必除了又累又饿,还有近乡情怯的思绪纷繁、百感交集,于是就惦念起先前在家经常出现在饭桌上的碧绿豌豆苗了。我的胃比较包容,豆苗和豆,我统统吃,各有各的营养。豆和苗的通性,都在于家常。我万分理解那回家的征夫。

还有马兰头,我在故乡也没吃过。江南童谣唱“荠菜马兰头,姐姐嫁在后门头”,我这外乡人的理解,马兰头太常见了,跟邻家小姐姐小妹妹一样,又朴素又可爱,关键还在有点个性。我的笔拙些,借用车前子的一个比喻,“马兰头让我想起曹雪芹,穷归穷,家里还有三担铜”。车前子的比方,有点意思。大约是说,马兰头初食微涩,但这微微的涩,慢慢在舌尖漫涣,像温柔的十面埋伏,完全不同于韭菜那霸气外露的直击式烈香。

罗列这些,发现,不管在皖北还是江南,我所喜的,都是果腹的家常菜。普通人的小日子,可以没有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有这些家常蔬菜,就够了。

【关闭】【打印】 责任编辑:丁曼

版权声明

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

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

拂晓报官方微信
皖北晨刊官方微信
宿州汽车官方微信
宿州金融官方微信
宿州房产官方微信

视觉·图片

  • 入伏保电第一战
  • “三伏天”来了
  • 家庭医生上门服务
  • 农民田管忙
  • 飞机喷药防害虫
  • 全民健身庆“七一”